不难想象

2020-02-01 10:12

其一,小区距离派出所只是一步之遥,为何要动用警车?按理说,出现纠纷,尤其是和警察之间发生的纠纷,警察更应该出于公心,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为何非要“兴师动众”派上警车,难道是来“问罪”的?还有,警车是刚修好的,刚出门为何就偏偏就“熄火”在金泰华府门口,成了堵门的“拦路虎”?

其二,派出所所长口口声声的“这是误会”,到底是哪里误会了?是在收取“支持费”中“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的误会还是狗急跳墙之后的羞愧难当?

显然,从所长欲盖弥彰的举动中可以看出,这起因为“砍树枝”引发的纠纷绝非“所看到”的如此简单,这背后到底还有哪些不能说的秘密和猫腻,相关部门应当迅速介入,顺藤摸瓜,查明真相,给公众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从报道得知,与涉事小区金泰华府一墙之隔的水寨派出所用一辆牌号为“粤m6610警”的警车将小区出入口堵住,导致住户无法正常通行。据开发商曾某某反应,警车堵门是与小区管理人员砍掉派出所门前马路上几条阻碍视线的树枝有关,但当被问及是否与索要“支持费”有关时,曾某某更是讳莫如深,不仅不敢表明态度,心里更是有苦说不出。

其实,在此之前,由于“山西霍州霍宝干河煤矿为瞒报矿难竟发‘封口费’”、“河北蔚县瞒报矿难,记者排队领红包”等几起典型案件的曝光,人们对一些地方给记者发“封口费”的潜规则已经有所了解,不难想象,这位派出所所长更是深谙“潜规则”,怕事情闹大,妄图用3万块钱来“封”记者的口,逃避责任,可惜的是吃了“闭门羹”。

其三,令人不解的是,在1月10日的采访中,身为派出所所长的周伟强竟然从包里掏出一个印有银行标识的大信封,说了一句:“记者你清楚,帮帮忙吧”,这个信封里竟然装了三万块现金。不清楚事情原委的人,肯定一头雾水,到底发生了什么,“天上会掉馅饼”,记者到底清楚什么,让所长心甘情愿“许”重金为之“讨好”,是为了遮掩记者爆料事实真相,还是妄图用金钱堵住记者的“嘴”?3万块钱这么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是谁让所长如此胆大妄为?

笔者认为,警车堵路是哪门子的“误会”?派出所所长扔3万求记者“帮忙”是权力的拙劣秀,更是赤裸裸的行贿。记者的天职就是说出事实的真相,这位派出所所长明显不按“常规出牌”,扔下三万块钱,逃之夭夭,以为这样就万事大吉,这纯粹是“白日做梦”,相关部门决不能给这些丧失党性的官员有任何侥幸之心,对那些贿赂记者,漠视民生,顶风做案的事件一定要查清真相,严肃惩处,绝不姑息,坚决清除队伍中的“害群之马”。

连日来,羊城晚报记者先后接到梅州市五华县多位读者的反映:五华县公安局水寨派出所所长周伟强与一地产开发商产生矛盾,1月2日上午以“开发商砍了派出所门前的树”为由,派出警车将该开发商的小区出入口堵住约一个小时,造成极坏影响。目前,五华县公安局纪委已介入调查。